母愛救贖?|2012《聖殤》 導演:金基德(김기덕)

 

 

 《聖殤》(義大利語:Pietà),亦稱《聖母憐子》,是1497年米開朗琪羅 (Michelangelo Bounaroti) 應法國紅衣主教之邀,創作的一部雕塑藝術作品,也是成名作之一。

故事題材來自《聖經》,描繪了聖母瑪利亞懷抱著被釘死的基督時悲痛萬分的情形。基督躺在聖母雙膝間,肋骨上一道傷痕,頭向後垂,右臂搭在聖母右膝上,聖母的面容顯得很年輕,穿著長袍和斗篷,左手向後伸開,右手托著基督。

米開朗琪羅一反傳統,將聖母刻畫為一位少女,他說:「聖母瑪利亞是純潔、崇高的化身和神聖事物的象徵,所以必然能夠永遠保持青春美麗的容顏。她那永恆的青春與高貴的形象,象徵著人類追求美好事物的理想。」

 


 

「我覺得大部分的人是這樣的,人與人之間互相給予痛苦,人與人之間互相殘忍地去傷害對方,比如說殺對方,我認為這個世界是這樣的。我就一直在想,這些殘忍的人,他們最恐懼的地方是什麼?我想是母親。」─金基德

 

✜ 劇情人物|《聖殤》2012年威尼斯影展金獅獎

片頭一開始,是一個自我實施自殺行為、坐輪椅的年輕男人…….(倒敘)

男人過著獨居以及靠暴力討債的生活。有一天出現一個奇怪的女人,對著他(康道)說,「對不起我拋棄了你….」,他回她:「幹,你說什麼」,女人又說:「原諒我,現在才來找你」,他說:「別說那些廢話」,女人於是下跪,又再次說了「原諒我…..」,男人並不打算相信,認爲她是瘋婆子並賞了她好幾巴掌。

• 母親  – 「對不起我拋棄了你….」

故事的另一個支線,是男人(康道)討債的對象,一個鐵工廠的夫婦,因為借了高利貸而簽了保險,如果不還錢就會被斷手斷腳,甚至失去性命。

當鐵工廠老闆被康道修理的時候,他叫自己的母親不要看,在被康道帶到空屋要丟下河之前,求情的說:「萬一我變成殘廢,我可憐的媽媽就沒有人照顧了!……你也有媽媽吧」(女人這時還跟著,在旁邊看著),工廠老闆對著女人想求情,但話還沒有講完,就被康道推下樓了。

康道:「在我把你推下樓之前,妳趕快給我滾」

女人:「這都是因為我的關係,因為為我拋棄了你」

康道漸漸習慣女人的存在,在一次討債失敗回到家酗酒,忍不住打給了女人,說著自己沒有媽媽活了三十年,告訴女人再出現就要把她碎屍萬段…..,女人流著淚在門外對著電話唱著搖籃曲,這舉動讓康道動搖了,開門讓女人進屋,要女人拿出證據,質問女人:「我身上有個很大的胎記,位置在哪裡?為什麼現在才出現?」,康道走到廁所挖了自己的肉,對女人說,是媽媽就吃下。

 

•  康道 -「好羨慕,替孩子著想的心」

(康道對著另一個為了剛出世的孩子,而打算要犧牲自己右手的借貸者說)

「父母的心不都一樣嗎?你的父母一定也一樣。廢掉一隻手,可以拿多少保險金」(借貸者)

第一次康道同情了借貸者,給了殘廢申請表,卻沒有親自動手。(借貸者自己廢了自己的一隻手,他就是相久)

 

 

父母為孩子的所有付出,都不名為犧牲!

康道:「錢到底是什麼?」

母親:「是一切的開始,也是結束」「愛情、名譽、暴力、憤怒、憎恨、嫉妒、復仇、死亡」

康道:「如果有陌生人敲門,絕對不要開門,立刻打給我」

(康道也許意識到自己結仇許多人,擔心母親在家遭遇不測)

第一次康道與母親手牽手去逛街、吃東西,兩個人都很開心。但這一次在街上,卻被仇人給遇到了……

仇人在家門口狹持了剛買菜回來的母親,說:

「死惡魔,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,因為你我一輩子變殘廢,只能乞討過活,這次換我殺了你……」

仇人用母親逼迫康道自焚,但沒有成功,被康道一刀射到胸口,負傷逃離了現場,兩人因害怕失去彼此而相擁。

 

母親當晚發現兒子在床上自慰,卻伸手撫摸了自己的兒子,替他完成了一次宣洩。事後看著鏡中的自己,略帶厭惡的洗著手。

 

康道:「我好不安,感覺妳會隨時消失」「萬一再變回一個人,我一定活不下去」

母親:「今天是你的生日,買蛋糕回來,我幫你慶祝!」

康道搶走母親正在織的、快完成的毛衣,說著,這是我的生日禮物嗎,但好像有一點小…….(但又被母親馬上拿了回去)。康道買了蛋糕回到家中的時候,發現母親不見了。在此同時,母親其實是帶著織好的毛衣,打開某一處鐵工廠,打開倒置的冰箱,趴在上面痛哭,並把毛衣放了進去。

康道因為擔心母親又被仇家找上,擔心到去找自己討債公司的老闆,以為是老闆綁架了媽媽,但並不是老闆,並罵康道說:「我叫你把錢收回來,沒有叫你把人弄成殘廢,簡直殺人魔」。康道正想從自己筆記當中找到可能的仇家時,母親回來了。唱完生日快樂歌與吹襲玩蠟燭後,母親說:

「我有一個請求,幫我種一棵樹」

康道:「衣服(毛衣)去哪了?我今天想穿」

鏡頭轉到兩人一同到郊外種下一棵樹,母親說:「我死掉的話,幫我葬在這棵樹下」(康道生氣母親講了不吉利的話)晚上睡覺的時候,康道因為想要母親的溫暖,到母親床上想要一起睡,但卻被母親斥責,要他回他自己的房間睡覺。康道不解的問母親,我做錯什麼了嗎?母親只交代他要去幫樹澆水。

有一天母親假裝有人在房間破壞,打電話給康道 並且在電話中拼命地尖叫,康道人正在外面替樹澆水,緊張地回到家,只見到被砸爛的傢俱與物品,氣到又打開自己的記事本,找可能綁走母親的人,一處處的找,找到的人不是殘廢,就是已經自殺死亡。

一直到,一間鐵工廠,康道在外面敲著鐵門(沒人應門),但母親坐在裡面低吟唱著歌,坐在輪椅上面對著鐵鉤鍊……(這就是片頭一開始,實施自殺的年輕男人的場景),康道因為沒人應門,隨即離去。

找了全部了人,只剩下那一間沒有回應的鐵門,康道拿了油壓剪,再次回到鐵工廠,卻發現鐵門已經開了,走進去看見了有寫血跡的橫躺冰箱,與輪椅、鐵鉤鍊、康道的照片,那位為了孩子廢掉自己手的借貸者的照片。因為過度勞累,坐在輪椅上睡著了。此時母親走到康道面前問:「為什麼這麼做?為什麼這麼殘忍?」「我無法原諒你,你是用錢在試探人性的惡魔,你現在也感受一下他們的心情,親身感受家人死在眼前的痛苦」

康道在輪椅上沒有張開眼睛,卻流著眼淚……(但其實沒有醒)

母親到康道的老闆面前,刺激老闆,讓老闆搧了自己耳光,(透過電話讓康道聽到),然後走到工地(高樓層),對著能看見的那棵樹說:

「相久,等很久了吧,現在這傢伙的靈魂也會死掉,當我死在他面前」

「因為失去家人的痛,只剩下空殼,然後發瘋吧……」

「不過,不過為什麼怎麼這麼悲傷呢?」

「相久,對不起,我不應該這麼想,但他也很可憐,康道很可憐」

最後康道趕到工地一樓,母親眼著被狹持的一齣戲,看見康道在一樓跪著認錯,哀求不存在的狹持者:「求你放過我媽媽,我真的錯了」,就在一瞬間,母親自己一躍而下……。就在康道想要把母親葬在樹下的時候,挖到了那件親手織的毛衣與相久著屍體。他穿起了毛衣,戀戀不捨的躺在母親身邊……

因為想要贖罪,康道用那條相久自殺的鐵鉤鍊,綁著自己與殘廢者(被他害的借貸者)的貨車,讓其一路拖行……贖罪的對象,也許是那些借貸者的母親,深深覺得自己不配身而為人。

 

不論你幾歲,永遠脫離不了母親的影響

根據研究,童年的創傷(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 (ACEs))會一直延續到成人,尤其是來自於家庭與母親,這樣的影響,會反應在日後成人對於情感交流的方式、對愛的依附程度,尤其是在孩童時期所面臨的壓力與逆境越大,成人以後得到的情緒障礙與身心疾病的機率越大,包括高度焦慮、好鬥成性,難以與他們人建立正常的關係。

一個人從孩童時期就被拋棄,不斷處在逆境中的防衛機制,讓其康道缺乏與人的連結與信任,也不與人來往,並習慣用暴力解決問題,這是一種求生的本能,也是他在成長過程當中唯一學到的。所有傷痛的治癒都必須在與人的來往過程中,沒有人能在孤獨中自癒,所以當康道發現母親回來找自己的時候,他心中的「為什麼拋棄我」的怨恨與自卑,得到了答案與安慰,同時也啟動了他心中原本柔軟的那一塊。

 

 

母愛是天性嗎?- 更像是一種生理機制,不是自由的選擇

上帝造人的時候,用身體的各種內分泌系統組成了人的驅動,「母愛」並不是每個人都與生俱來的天性,看看那些因為害怕而直接將出生的嬰兒丟棄在郊外、垃圾桶,各種令嬰兒可能隨時喪命的危險地點,「母愛」就此失靈。完全理性的敘述母子之間的關係,不過就是一種無法選擇的隨機投胎,所有的感情建置在於無失靈狀態下的母愛發生,與長期的情感依附與陪伴之上。

有些人先天就不適為人父母,甚至連努力也沒有過,透過檢視自己的童年創傷,可以發覺個人在處理人際關係、情感上的依附、情緒管理等等上的問題,更了解自己在原生家庭所受到的影響,更能避免未來受到這些影響,走上重蹈覆徹之路。

相連文章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