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驚爆焦點》Spotlight 新聞媒體面臨的信仰與道德的衝突 – 權勢性侵

 

 

|前言|

關於性侵,在台灣近年的統計數字顯示,在2019加害者高達「9成」是相識的人(非陌生人),近五年的統計當中,每年的案件數高達 1 萬 5 千多件,且 6 歲以下兒童性侵案件中,有高達四成七的加害人和受害兒童有血緣關係。

關於性侵要注意的事情是,官方統計遠比真實數字要低上許多,侵害兒童的案件當中,有近五成是有血緣的人,那表示加害者的角色是親戚或父母輩,相信在孩童侵害的案件當中,更是低估,因為多數的兒童因為不明白自己正在「遭受傷害」,甚至「說不出口」,即使勇敢說出口,也可能不被大人相信,而被推入孤立無援的境地,所以在孩童侵害的案件上,更是隱蔽的龐大數字是無從得知的。

刑法第二百二十八條規定「對於因親屬、監護、教養、教育、訓練、救濟、醫療、公務、業務或其他相類似關係受自己監督、扶助、照顧之人,利用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……」「……為猥褻之行為者……」。此即〔權勢性交罪〕的構成要件。

權勢性侵當中,通常伴隨著牢不可破的共犯結構,且因為司法與申訴管道的不健全,多數人無法信任自己在講出來之後,會得到公正的判決(不一定會被起訴,也可能起訴了卻被判無罪),更擔心旁人的眼光,加上社會氛圍的影響,反而檢討「受害人」的行為與穿著,這些偏見都讓更多受害者不願意曝光。

 

|性創傷| – 不斷綿延的創傷

《房思琪的初戀樂園》翻開書封,白紙上只有一行字:「改編自真人真事」,作者林奕含在書中描述的故事,就是一位 50 歲的補習班老師,誘姦 13 歲的女孩的故事。為了逃避自己被侵害的事實,女孩強迫自己愛上老師,小小心靈以為如果這是愛情,應該就不算是被侵害了吧。作者長期受到精神疾病的困擾,多次嘗試自殺未果,但在書籍出版後,26歲,終於成功了。受訪的時候她說:

「奇怪的是,沒有人要聽我講內心那個很龐大的騷亂、創傷、痛苦,沒有人知道我害怕睡覺、害怕晚上、害怕早上、害怕陽光、害怕月亮。」

「我希望任何人看了,能感受和思琪一樣的痛苦,我不希望任何人覺得被救贖。我要做的不是救贖誰,更不是救贖我自己,寫作中我沒有抱著『我寫完就可以好起來,越寫越升華』的動機。」

 

|加害者|與一般人無異

很多人以為加害者就一定是無業遊民或犯罪者的模樣,但從統計數字來看,九成是熟識、認識的人,這數字表示加害者其實就是我們身邊的朋友、師長、親戚等等,有些人會利用一些機會與你接觸,甚至一步步逼近你,甚至模仿一般戀人的行為,但行騷擾與侵害之實,大多數的人都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受害,如果是青少年或孩童,更在還沒搞清楚性行為是怎麼一回事之前,就在意識不明的情形下遭受侵害。

這件事情提醒實施性教育的時候,應該把「警覺意識、納入教育當中,讓更小的孩子也有勇氣大聲說「不」,或者是懂得避免將自己置入可能受侵害的情境當中,或者在遭遇危險的時候,懂得自保與逃跑。

 

 

|電影|

《驚爆焦點》(英語:Spotlight,中國大陸譯《聚焦》,香港譯《焦點追擊》)是一部 2015年美國劇情片,為湯姆·麥卡錫執導並與喬許·辛格共同編劇。敘述《波士頓環球報》的記者們揭發天主教會在波士頓性侵兒童的醜聞,為此他們贏得了2003 年普立茲公眾服務獎。

電影於 2015年9月3日 在第 72 屆威尼斯影展上的非競賽片首映,之後也在特柳賴德影展和多倫多國際影展上展出。而美國則於 2015年11月6日 由開路影業發行上映。獲得第88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獎及最佳原創劇本。

 

 

 

|劇情說明|- 故事根據真人實事改編(波士頓環球報/<聚焦>)

(以下儘量省去人名,突顯劇情的轉折與真實的情況)

註:環球報底下有個部門叫做 <聚焦> 也就是 Spotlight ,這也是這部片的英文命名。

故事的背景在波士頓,一個保守的小鎮。因為網路的興起,讓報紙本身的訂閱量在下降,波士頓環球報恐怕需要面臨裁員,而新上任的總編輯希望報紙的內容能更貼近人的生活,同時注意到一則新聞需要深入調查,希望能提出一份動議去解讀那些有關教會神父性侵的檔案。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,即使總編輯知道報紙的訂閱戶有53%都是天主教徒,這樣的報導可能會引起反彈,或是遭到教會的強力抗議,但總編輯仍希望能報導此事,因為他認為民眾應該知道真相。

 

神父在過去30多年裡,在六個不同堂區,猥褻過多名孩童……且代理律師聲稱,主教在15年前就已經知道,卻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制止。

劇情一開始,一名神父正在跟一個媽媽與約莫十歲大的孩子說著:「不過我向你保證,會讓神父離開堂區,這種事絕不會再發生了……」

從六十年代開始,這些「現象」就已經開始了,有人注意到了,但沒有人願意相信……或者受到教會的抹黑,以及教會的主要領袖會出面強烈駁斥。

 

 

|真實的情況 – 法律究竟保護了誰?|

未成年起訴強姦的時限是三年,而大多數受害人都是在這之後很多年才尋求法律的幫助,因為他們都是孩子,所以自責內疚、難以啟齒。而這些受害人的特徵,大多住在治安差的區域,沒有人願意承認這種事情,所以「時限」已經是第一道門檻,就算你能繞過這個問題。

最佳的策略是向媒體曝光這些案子,但大多數受害人並不願意曝光,或者是受害者本人(個人特質或曾經有犯罪等等)並不招一般民眾喜歡。

 

 

|受害者組織SNAP |(Survivors Network of those Abused by Priest)

神父性侵倖存者互助網

SNAP中的受害者表示:當你出生在一個窮人家庭中,信仰就會變得格外重要,當你被神父注意到,開始被賦予特殊的任務,例如幫忙收集聖歌集、協助倒垃圾,你就會感到與眾不同,就好像是主請你幫忙,也許神父會說點黃色笑話,但你就會認為那是你們共同的小秘密,於是你就會漸漸習慣、默許,神父開始拿黃色刊物給你看,你也漸漸默許,直到有一天神父讓你幫他手淫或口交,你也無法拒絕他,因為你感覺無法自拔,且你是他一手調教的。

很難拒絕天主,對嗎?

受害者表示:這不僅僅是一種肉體的侵害,更是一種精神上的侵害,神父對你做了這件事情就是在剝奪你的信仰,於是你藉助酒精或毒品麻醉自己,如果那樣也無法解脫,你就只好跳橋自盡,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稱自己做「倖存者」(Survivors)。

這些故事只是全球事件的一個縮影,也就是說有更多的受害者,因為信仰的關係潛藏著,無法公開或站出站出來指認。當時是孩童、青少年,目前許多都已經長大成人,事件才逐漸被正視,可以想像這是多麽難以啟齒,要有多大勇氣說出自己當時的經歷。

#神父說要帶我吃冰淇淋,他載我回家的路上,開始用手拍我的腿,他的手就直接滑了上去,抓住了我的生殖器,我一下子就僵住了、嚇壞了。冰淇淋最後全部都溶在我手上了,我根本就沒有去吃它。

完全不知所措,我當時還只是個孩子。

 

 

 

|加害模式 / 受害者樣貌|

受害者家庭有相類似的背景,例如父母離異、或單親(只有媽媽)以及低收入戶家庭,對這些小孩下手的原因,是因為這類的孩子很窘迫,他們開口把事情說出去的可能性較小。

律師表示:大多數的受害者,只是想獲得某種承認,也就是只要安排跟主教見面,接受點賠償金,這就是他們指望的最好結果。這些私下調解的案子,在法院沒有任何在案的紀錄,且那些加害的神父,未來也不會被教會排除在外,仍會繼續在不同的教區服務;而受害者必須簽署保密協議才能獲得賠償金。(而律師會拿到賠償金的1/3)

論:律師的良心,這樣上述的做法,剛好確保了教會掩蓋罪行的最佳解方。

 

註:一般人都能理解當你遭遇危險或急難的時候,身體會有生存機制,會反抗、會逃跑,但鮮少人去理解另一種情況,當你處在高度緊張或威脅的時候,你也可能會「僵住」、「說不出話來」,就像是一時失神,腦袋一片空白。也可能是當你理解,你已經不可能逃離的時候,或反抗會將自己推向更危險的境地時,你的身體選擇「僵住」。

但因為身體正在發生不好的事情,精神的抽離可以緩解當下的痛苦,所以身體才會那樣反應。而這樣的反應通常會出現在性侵的事件上。

根據2005年的一項研究指出,在性侵犯的經歷中,會有約88%的受害者會出現短暫麻痹,而這樣的反應被稱做緊張性不動(tonic mobility),科學家認為這種反應是一種動物的防禦機制,就像是「裝死」一樣。

 

註:一般來說,一個正常神父在一個教區服務通常是7-8年以上才會調離區域,但那些加害者會頻繁的在教區之間服務,2-3年便以各種理由調離原本的教區。這些現象成為一種教會的行為模式,片中人物也透過該線索,找到比想像中更嚴重的真實情況。

 

 

|共犯結構|

電影中,報社的調查過程當中,根據一份先前被擱置的調查報告當中顯示(由一位精神科醫師多年研究),約有 6% 的神父會對未成年下手騷擾,而波士頓本身有約 1500 名神父,也就是說大概會有 90 位加害者,這遠遠多於電影當中所知、有固定模式(經常變動服務的教區)的 13 位,這嚴重性讓他們感到震驚,同時也認為這個數量教會應該知情,同時進一步要找尋有力的證據來證明這一切犯罪事實的確存在。

報社深入調查之後,總編輯認為如果只是報導有 87 位戀童僻神父在波士頓服務,即使引起了注意,但不會有根本上的改變,所以他認為真正要報導出來的應該是:「我們必須報導出機構(教會),而不是單個神父,也就是政策及慣例,顯示出教會操縱這個體系,讓這些神父一再逃脫懲罰,而教會一次次,把這類神父安排回堂區工作,顯示出這是一種自上而下系統性的行為。我們必須要揭發這個系統」

透過調查,發現那些受害人,一開始就遭到教會的阻攔不准提起告訴,同時受害者的家屬、朋友、甚至警察都知道這些事情,但沒有人願意去抓補神父,大多數人都希望受害人能夠沈默。教會想要掩飾一切,甚至從法院將相關的法律文件藏了起來,必須透過其他手段才能將檔案在調度出來。

有些神父甚至任職學校的運動項目的教練,而這個身份,讓神父更容易對學生下手,受害者(男孩)即使已經長大成人,結婚生子後,談及此事仍覺得不明白為什麼是自己,「為什麼這些會發生在自己身上」而崩潰大哭。

 

 

 

|掩蓋真相的系統|

在一次調查中,報社終於複本到那些被封存/隱藏的法院紀錄,其中證明了主教與教會是知情的,其中受害者家屬寫給主教的一封信中描述到:

「我們全家扎根於教會,我們渴望維護神聖的秩序,即使在我們家的七個男孩被侵犯的痛苦時刻……」

同時寫到,我們被要求保持緘默,兩年前並未對此質疑教會的指示,可是神父(加害者 Geoghan)卻仍在堂區服務。這樣的信件並未得到主教的回應。

同年(1984年)由波士頓輔理主教寫的信中表示:「最近聽說神父 Geoghan 被安排到韋斯頓的聖朱利安,神父一直被指責與小男孩發生同性關係,且他最近又被調離堂區,我想應該與此有關……神父在接受治療的期間,不應該進行週末活動,」

 

註:調查期間,編輯群因為要不要搶先報導揭露整個系統,而有爭執,因為輕率地揭露並不能真正改變整個教會重視此事,甚至也有可能如當年一樣就被抹去。編輯群的人因為得知這些真相,內心的憤怒與惶恐持續累積,那些傷害孩子的事正在發生……而這一切是那麼令人失望與無力。其中一個女編輯說到:

「我已經不陪我奶奶去教堂了,這一切令人難受。我坐在那,我就會想到那些神父,然後怒不可遏……」

男編輯說:「我小時真的很喜歡去教堂……即使我長大後不去了,但我仍想著,我有一天會再回去……我一直保有一絲希望,可看了那些信後,心裡什麼的就…瓦解了,這感覺真的很糟糕」

 

|教會的說詞|

人們比你想像中的更需要教會,主教也並不完美,可是我們不能因為幾個人渣就要否定他所做的一切,總編輯並不如我們想像的那麼關心這座城市,他只是想要出名,然後去其他地方高就。

 

 

 

|愧疚與承擔|

為了要調查的更深入,並且得到70名受害者的確切證詞,報社爭取更多的時間訪問這些受害者,編輯群的中階主管,想要說服當初幫這些人渣辯護的律師,希望他們能承擔起自己的責任,出面作證;律師相當不願意,但還協助下幫忙確認了這些受害者的姓名。

中階主管 93 年在報社其實有收到過20名神父的名單,但因為當時沒有重視,這件事情也就這樣過去了,對此他心裡有愧。

在發布完整報導之前,報社有請主教要回應,但教會不予置評,也因此報社隔天即大篇幅報導所有的事情。因為報導的關係,有更多受害者想要提供他們的經歷。

 

|後續|- 電影外真實的情況

環球報社底下的 <聚焦> 團隊發表了近 600 篇有關於教會的醜聞,在波士頓大主教區就有 249 名神父、教士牽涉其中,並被公開指控,波士頓區的倖存者估計已超過千人。

2002年,波士頓區主教主動辭職,被調回羅馬的聖母瑪莉亞大教堂(這是史上級別最高的羅馬天主教堂之一),重大性侵醜聞在各地方陸續被報導出來。

 

 

延伸閱讀:

美國影集《法律與秩序:特殊受害者 》(Law & Order: Special Victims Unit)從1999年開播至今,2019已經到了20季,平均有600萬人觀看此劇,成了美國影集當中劇情類的長壽劇之一。內容講述的就是在美國的性侵案件,裡面的每一個故事都是根據案件改編,非常值得得一看。

相連文章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