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坂の途中の家》- 你總有一個位置可以投射自身!

阪道上的家

風和日麗的午後,孩子的笑聲在公園裡面瀰漫開來,沒有人想過會有人親手殺死自己的孩子……但沒有生孩子,人生就沒有意義了嗎?

| 坂道上的家(日劇,共六集),2019。

| 改編自直木賞作家角田光代的同名小說

 

 

你總有一個位置,可以投射自己

劇中安排各式各樣的在「母親之路上」的各種角色,想要懷孕卻懷不上的已婚婦女、面臨育兒與工作前途兩難的職業媽媽、以及還有因為精神壓力太大而失手殺死自己孩子的母親,還有那些育兒相較順利的鄰居、公園的媽媽們等等。在劇中,你總能找到一個自己的位置與觀點。

不論你是在哪一個角度看,這個審判,其實已經不只是法律的層面,它要探討的是導致一個媽媽會失手殺死孩子的這件悲劇中,背後的成因與社會種種的現象。

媽媽在社會期待、家庭期待中的各種標準,是一個活在「別人標準」中的角色,不論妳怎麼做,妳永遠無法不在乎別人的看法,育兒的重責,就這樣深深地壓在肩膀上,如樹根般緊緊纏繞心上,當有人不斷的灌輸:「妳做得不夠好」的時候,妳只能接受,無法反駁。好像全世界只有自己是不正常的。就像劇中那些周圍的鄰居、朋友說著:

「她特別在意自己沒有母乳,老覺得不給孩子吃母乳,孩子就會變笨」

「我本來以為她是那種很善於交際的太太,但是漸漸地,就會經常試探性的問我,孩子睡得好不好,有沒有母乳可以餵孩子」

「她好像說過,早知道就不要生了」

每一句話都像是我們日常周邊就會聽到的,壓力也就層層疊疊而來……真的能不在乎別人的看法,那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

圖說:山咲里沙子(柴崎幸 飾)與丈夫陽一郎(田邊誠一 飾)育有三歲的女兒文香(松本笑花 飾),他們過著平凡樸實的生活。某天,里沙子被選為刑事案件的候補陪審團成員,必須出庭和參與討論,一起審理一起母親失手殺死孩子的案件,過程中,里沙子將自身的現況投射予犯人,感同身受,透過劇情的推演,陳述出各種觀點。

 

 

真實的人生 – 社會對媽媽角色的期望

不是每個孩子都是天使,所有的情緒都是一點一點累積下來的,周圍的人的不信任感、質疑、批評,都是一種情緒上的打壓,孩子如果在路中大吵大鬧,怎樣都講不聽的時候,該怎麼辦?只要求媽媽要溫柔婉約、不發脾氣,卻任由爸爸可以不管,只要專心賺錢,覺得提供經濟來源的爸爸最偉大?這樣的家庭分工與父母角色差異化的要求,是現代人育兒責任嚴重不均,以及觀念上最關鍵的衝突。

在日本,育兒是媽媽的天職,老一輩則是覺得不管多麽辛苦,都應該要熬過、忍耐?即使媽媽的收入較高,也都會要求辭職全心育兒。尤其是職業婦女,常常在工作與育兒被迫擇一。

 

 

不稱職的母親 – 言語上的冷暴力!

身為母親的妳,是否也常常面臨這樣的狀況,那些名為協助的旁人,在協助的過程中,不段批評與挑惕妳育兒的方式,小孩太瘦了、小孩要多跟他講話,才不會反應遲鈍,小孩要喝母奶才會聰明等等,每一句話都是一種:「媽媽(你)不稱職」的一種責備。不斷對媽媽貼標籤,你是不是太緊繃了,你是不是太勉強自己了。所有人都是好心,想幫忙,但完全沒有想到媽媽的為難,對於各種育兒的歧見,所造成的誤會與誤解,教養難道就一定要讓別人或長輩插手嗎?強加的幫忙,真的是一種善意嗎?

帶小孩的過程中很需要人講話,卻只能一直滑著手機的通訊錄名單,不知道該跟誰訴苦,傳訊了給朋友,卻不知道從何說起。

有多久沒有好好睡過一覺、吃過一餐飯?先生加班回來,什麼都不想幫忙,還嫌孩子吵到睡覺,寧可在外面睡覺,也不願意回到家裡分攤家務!

沒有人逼妳,是妳自己辭掉工作的吧!(對,是我自己選的……)為了孩子早退、請假,在職場被歧視,在家裡也被責備為不稱職的媽媽,這樣下去真的可以嗎?

 

 

職業媽媽的無形壓 – 職場上對男女的不平等待遇

隨著劇情的推移,一點一滴的情緒累積,一步步都把母親這個角色推向崩潰邊緣。沒有任何身邊人的支持,所有的歡樂看起都很諷刺,所有的情境設定,都是各說各話,媽媽還是努力的在扮演著「好媽媽」這個角色,但內心已經逐漸在崩壞。

女主角在劇中扮演一位已婚有一個女兒的媽媽,無意中得到了陪審團一員的機會,藉由審判失手殺死自己孩子的女人,逐漸揭露社會與家庭的各種價值觀。女主角就像是每一個媽媽一樣,用自己的觀點看身為媽媽這件事情,同等感受對於孩子的愛,與育兒過程當中感受到的各方壓力,反覆的擺盪在有罪與無罪之間,法律與道德之間的審判。

家人總是說著:「你不用勉強自己!」不管是誰,一直被質疑能力的時候,也會開始信心動搖,開始懷疑自己了!先生甚至找了警察,神奈川兒童顧問處到家裡訪問,想要了解媽媽是否適合育兒、有沒有虐待小孩!

 

 

 

媽媽被逼到精神崩潰,是一種悲劇……

凡事必有原因 ,如果不考慮這一點(背後真正的原因),一定會出現更多的「她」。包括因為壓力而產生的酒精依存症:幻覺、精神力不集中,主角一直把自己的狀況與被審判的人重疊。連沒有孩子的人,都是可以講得輕鬆與冠冕堂皇,覺得傷害孩子就是不可原諒,就是不適合當媽媽。

各種不同的女性樣態與狀況,在劇裡被演繹出來。所有的媽媽都想要取得一個平衡,他們也想要做好自己的角色,可是為什麼就那麼難呢?小孩不見得每一個都是天使,當小孩叛逆的時候,母親連發脾氣的權力都沒有、看著孩子哭不能不管;小孩隨便身上的傷,都會被懷疑是媽媽虐待小孩!為什麼不相信媽媽,這真的是令人很沮喪的事情……

「在家庭這一密室當中,就是發生了怎樣的對話,知道這一點的只有當事人,這雖然也是加強家人間羈絆的幸福瞬間……萬一踏錯一步,就會墜入深淵」

一個育兒的母親被逼到走投無路的主因:是這個社會追求的一般、自己認定的一般、以及親生母親所渴望的一般,這邊的一般講述的是一種價值觀的投射與既定印象,然而被禁錮在別人的常識裡這樣活著,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,已經拼命逃跑了,但是又被困住……。

 

 

 

母親你的名字是堅強

愛小孩是天性嗎?當看過許多媽媽傷害小孩的社會案件之後,會開始懷疑愛小孩也許不是天性,但「生命」本身是很奧妙的,仍然相信如果可以,沒有任何媽媽會放棄自己的孩子,只是因為媽媽本身連愛自己、照顧自己的能力都失去了,才會顧不及孩子。

母親也許註定就是被剝削的一個角色,不管是精神上,或各種角色上,社會的期待與家庭的分工逐漸偏頗的時候,的確會令人很沮喪與失望,甚至會讓媽媽失去養育孩子的自信與能力。

第一集到第六集,是一個媽媽崩潰的過程,也許觀看的時候真的會令人很不舒服,但反映出來的觀點,的確很值得社會上的每一個人好好反覆的自我發問跟調整,更多人的體諒與支持,才能讓媽媽這個角色發揮他該有的母職與溫暖,因為媽媽也曾是一位孩子、是爸媽的寶貝、也是一個需要尊重與信任的正常人。

 

 

原作(書與作者):

角田光代
「坂の途中の家」(朝日文庫刊)

角田光代(かくた・みつよ)プロフィール
一九六七年神奈川県生まれ。九〇年「幸福な遊戯」でデビュー。九六年『まどろむ夜のUFO』で野間文芸新人賞、二〇〇三年『空中庭園』で婦人公論文芸賞、〇五年『対岸の彼女』で直木賞、〇六年「ロック母」で川端康成文学賞、〇七年『八日目の蝉』で中央公論文芸賞、一一年『ツリーハウス』で伊藤整文学賞、一二年『紙の月』で柴田錬三郎賞、同年『かなたの子』で泉鏡花文学賞、一四年『私のなかの彼女』で河合隼雄物語賞を受賞。主な著書に『ひそやかな花園』『空の拳』『平凡』『笹の舟で海をわたる』『拳の先』ほか多数。現在、『源氏物語』の完訳に取り組んでいる。

 

 


 

延伸推薦日劇:  媽媽們的戰爭》(喪失名字的女神)

 

相連文章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